右方咨询

打勾的人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

作者:郭霁萱来源:右方微读 公众号
2016-02-14 郭霁萱 原创

迄今未知,我的人生是一部打勾史。

1.

这不是开工第一天么,按惯例是先收拾下桌子,整理下电脑,逼迫自己认识到假期已经结束的现实,然后缓慢沉重的切换到上班模式。

翻到一个在20121221日晚上12点创建的PPT文件--May's First Ten Years Plan》,那时候我芳龄28,那时候说世界末日要来,于是我虔诚的定下了一个从283810年计划,我居然都快记不起来了。

你知道的,看自己以前做的事情总是觉得特别搞笑,直到看到这一句--“30岁离开上海到昆明定居,我特么惊呆了,我是预言帝好吗?世界末日没来,我却真的滚到昆明来了,在我30岁这一年!!!

妈蛋,我当时为什么不写, ABC轮融资成功,至少中彩票1000万也好。

我从眼神到身体都开始敬畏,逐条看完在世界末日来临的前一夜认真写下的10年计划。然而发现也就这一条实现了,就这一条。

计划说2014年创业,我是在2015年才出来,

计划说体重拼死保持在95斤,然而昨天突破105

总体来看,这是一份充满了胶原蛋白的10年计划,格外矫情年轻,还有满满的诗意和远方。

2.

我不是写了一篇文章《论御用猎头顾问的重要性》么,BALABALABALA御用猎头的N个好处么,结果N多人找我做职业规划。果然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直接冲着最要命,最花时间的来。

前前后后帮不少人做了职业规划,从高管,到中层,到职场菜鸟,到大学生,到高中生,到中学生,受众越来越水嫩,我开始担心接下来会不会染指小学生。

有人认为做了职业规划,会把一个人绑死,新精英的古典说,这个世界存在太多不确定性,做好职业规划,只是让我们在不确定的生活中过的可以相对确定一些,把残酷的人生过得更温暖些。

职业规划这个事儿是这样的,认为需要的人早已默默明晰照做,认为不必要的周围人费心苦劝也没用。

如果我说一次职业规划等于20年的梦想,10年的理想,5年的目标,3年的计划,12个月的行动纲领加上每天的专注任务,你会杀了我么?

我在一次培训上把我一天的日程表晒出来,故意不说是自己的,一个女汉子脱口而出,妈呀,这是坐牢吧,我说这是我的,大写的尴尬二字,忒不会读空气了。


3.

从小学开始

语文背诵1小时,完成,打勾;

数学错题集回顾1小时,完成,打勾;

预习第二天的上课内容半小时,完成,打勾;然后满足的睡去

上班了

制定招聘计划,完成,打勾;

和老板讨论资源支持,完成,打勾;

和同事讨论培训安排,没完成,打叉,挪到第二天To Do List,打个重点符号,第二天务必勾掉;

下班后

运动1小时,完成,打勾;

看书1小时,没完成,打叉,挪到第二天To Do List,打个重点符号,第二天务必勾掉;

甚至上瘾到完成一件事情就要立马勾掉,一天下来,我乐此不彼,我身心愉悦,特别是所有事情都被勾掉后,自动满血复活。

4.

关键我不但给自己打勾,我还给别人打勾。

我之前不是在一家公司呆了7年么,也带过一些人,我会记录下某某要澄清客户需求,某某要约见候选人,完成了就勾下来,没完成下班前就会去问,那谁东西还没给我呢。

时间久了,谁待见呢,所以那会儿人没少恨我,那时候年轻,一副就喜欢你看不惯我,又干不掉我的样子,现在想想,那么能,咋不上天呢。

我现在不是自己出来创业了么,没人给我发工资,也没人管我,早上睡到自然醒,10点进公司,喝水,收拾,一晃到12点,午饭,然后午觉睡到下午四点,收包回家这种事常有,重新开始拿本子列计划,下班前打勾,于是瞬间诸神归位,心安定了。

5.

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打勾这种方式,比如我家邓老师就不以为然。

直到他知道我成功预言30岁到昆明定居,以及去年的8个计划实现了6个后,不止一次问我你今年的计划做好了吗?我傲骄得回答在我心里,因为我今年确实只有一个计划,习惯了多线程模式,一个计划焉用牛刀?

性格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人喜欢打勾,而有人不喜欢。

Myers-Briggs Type Indicator,简称MBTI,其创始人为凯瑟琳.库克.布里格斯(Katharine Cook Briggs) 和伊莎贝尔.布里格斯.迈尔斯(Isabel Briggs Myers)母女。

该人格模型理论基础来源于瑞士心理学家荣格(C.G.Jun, 1875-1961)在《心理类型》一书中提出的心理类型理论。

MBTI 简单的来说就是四个维度,八个偏好构成的十六种性格,其中J(Judging)PPerception)这对偏好可以区分我们是喜欢计划还是灵活,下面两张图片,前者短语都是J 型人的表现,后者是P 型人的表现,可以简单自测下自己是不是打勾狂人。

J 型人以终为始,步步为营,善于规划,入戏出戏都极快,极富效率,但并不那么享受过程,宁愿提前,不愿意放到最后一分钟,就算哭着把事情做完,心理也有想死的冲动。

P 型人前戏很长,入戏很慢,但更畅快淋漓,开始时东搞西搞,全面开花,然后有点恐慌,然后开始一路狂飙,在极嗨的状态下,在最后一分钟把事情做完,但很有可能做不完。

如果你是个P 型人,你问打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,我是这么看的,每一个勾如同吃下去的每一口饭,喝下的每一口酒,走过的每一步,呼出去的每一口气,时间久了,你自己就无从察觉了,然而每一个勾都是对当下的专注,对计划,理想和梦想的具体执行和意味着某一天可能会变成现实,最终活出我们自己想要的模样,时间花在哪里是看得见的。

一口一口食物,搭建出你整个肉身,他们精良,你就精良,一个一个勾,搭建出你整个人生,他们坚定,你就坚定。

那也太不自由了吧,错,我的偶像潇洒姐说,做计划和打勾都是为了达到一种自由其一是自主决策,其二是自我节制,当前的一切所谓勤奋和细密的方法,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多些随心随性。

写完这篇文章,我该去玩了,因为今天就这一个任务,勾掉。


文章分类: 右方咨询原创
右方咨询
上海:徐汇区斜土路2601号嘉汇广场
成都:成华区双福一路66号华润万象星座
昆明:呈贡区彩云南路上海东盟大厦

 联系电话:Kevin 150 2120 8200  May 199 8339 6353    
右方咨询
资租赁细分领域最具竞争力的人力资源服务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