右方咨询

当第10个实习生放我鸽子,我整个人都好了

作者:郭霁萱来源:右方微读 公众号
2016-08-28 郭霁萱 原创 右方微读

1.

到昆明开设分公司刚好一年,一边为上海北京客户做招聘,一边组建自己的招聘团队。

一年前,我们做校园招聘,用大街网,58同城,乔布简历等网络招聘,还做了易企秀。

我记得清楚,我们准备搞无领导小组面试,第一次安排了7个人,6个没来,第二次安排5个人,3个没有来。

一年后核心团队形成,我准备扩大规模,然后就遇到第10个放我鸽子的实习生。

前面9个人放我鸽子,我狠狠的想,今天你看我不起,明天让你高看不起,同时很焦虑;

今天第10个人放我鸽子,问我安排到下次可以吗?我回她信息,祝你周末快乐。

2. 轻与重

我想从轻与重这个角度来分析为什么实习生爱放鸽子,为什么被频放鸽子,我整个人却好了。

巴门尼德早在公元前六世纪就给自己提出过这个问题,在他看来,宇宙是被分割成一个个对立的二元,厚与薄,热与冷,在与非在,他把对立的一极视为正极,另一级视为负极。

巴门尼德回答道:轻者为正,重者为负,他到底是对是错,这是个问题,只有一样是确定的,重与轻的对立是所有对立中最神秘,最模糊的。

在大学里,人上一百,形色各异,有轻者,有重者。

自身条件优越的,追求岁月静好的,活在当下的,都是轻的,他们的想法是自由的,他们的行为是发自内心极少顾忌的,他们的决定是尊重自我个体实现的。

自身条件一般的,或特别有想法的,或对自己有极高要求的,都是重的,身上或心理背负着重担,他们的态度是现实的,他们的行为是务实的,他们的决定是与世界妥协的;

但,和我们相比,他们始终是轻的,他们的脚步轻盈许多,几乎要飞起来,像置身于巴门尼德的神奇空间,他们在品尝着温馨的生命之轻。

邀请大学生参加面试,他们满口答应,不能参加面试,或轻描淡写或不了了之;

大部分职场人士一旦承诺参加面试,必是经过评估,至少大部分匹配,如果不能参加面试,要么提前协调,要么心里有数,这家公司,这个职位再没有第二次机会了;

越是高管人才,更不可能放鸽子,因为机会极少,圈子极小,他们已经是somebody,习惯也好,负担也好,专业度是约定俗成。

因此大学生放鸽子的频率远远高过职场人士,也就不奇怪了。

再来,比起上海大学生,昆明大学生是轻的。

昆明气候很宜人,生活很舒适,大部分毕业生首选是政府机关,其次事业单位,再着家里亲戚的产业或者帮忙找工作,最后那部分人和上海的毕业生一样通过招聘会或者网络渠道找工作。低压力,低竞争,低负重,所以昆明大学生放鸽子的频率高过上海,也就不奇怪了。

当负担完全缺失,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轻,就会飘起来,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,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,其运动也就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,但轻就真的好吗?

最终,这些大学生,他们还是会越走越重,总有些什么东西会成为他们生命中的负担,房子,车子,父母,爱人,小孩,工作,就算这些都不要,那么梦想呢,自我呢?

他们最后还是会变成我们现在的样子,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,让我们屈服于它,把我们压倒在地上,但是重就真的不好吗?

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说过人生的悲剧总可以用沉重来比喻,人常说重担落在我们的肩上,我们背负着这个重担,承受得起或是承受不起,我们与之反抗,不是输就是赢。

当我知道他们也会和我们一样,不能选择轻或者重,也即将背负着重担,我整个人就好了。


文章分类: 右方咨询原创
右方咨询
上海:徐汇区斜土路2601号嘉汇广场
成都:成华区双福一路66号华润万象星座
昆明:呈贡区彩云南路上海东盟大厦

 联系电话:Kevin 150 2120 8200  May 199 8339 6353    
右方咨询
资租赁细分领域最具竞争力的人力资源服务商